城市生活第一网!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 新闻热线:1885712713 | 订阅全年报纸仅需100元 !

广告投放 联系我们

阿迪亚资讯网-提供最劲爆的新闻资讯

热门关键词: as

为污染土地打官司的NGO败诉,事情只是189万元诉讼费那么简单吗?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3-05
摘要:自然之友的诉讼团队没想过自己会彻底败诉。 自然之友是一家创立于 1994 年的环保民间组织 (NGO),创始人是梁思成和林徽因之子梁从诫。机构没有商业收入,靠基金会和个人的公益捐助维持运转。2016 年,它向江苏省常州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被告是常州三家化

自然之友的诉讼团队没想过自己会彻底败诉。

自然之友是一家创立于 1994 年的环保民间组织 (NGO),创始人是梁思成和林徽因之子梁从诫。机构没有商业收入,靠基金会和个人的公益捐助维持运转。2016 年,它向江苏省常州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被告是常州三家化工企业。它们被指控在生产化工产品的过程中污染了周围的土壤。这事与“常州外国语学校新址污染事件”有关,包括央视在内的媒体跟进报道后,很多人把污染与该校多名学生患病原因挂钩——你很有可能看到过这条新闻——而后像很多类似的事情一样,公共舆论在一片争议中不了了之。

为污染土地打官司的NGO败诉,事情只是189万元诉讼费那么简单吗?

图片来自新华社

为污染土地打官司的NGO败诉,事情只是189万元诉讼费那么简单吗?

图片来自 《北京青年报》

不过自然之友并不是为学校打这个官司的,它们代表公共利益。自然资源在中国属于“全民或集体所有”,环保 NGO 发起的诉讼往往被称为“环境公益诉讼”,它和普通的“原告认为自己利益受损,要求被告赔偿损失”逻辑不同。最明显的事实是,如果被告进行赔偿,这笔钱交给谁、怎么管也一直没有明确的说法。

诉讼申请书在 2016 年 4 月 29 日提交。自然之友要求三家企业公开道歉,并承担修复环境的费用。这笔费用数额为 3.7 亿元,但起初并没有明确标出。

2017 年 1 月 25 日,自然之友负责人张伯驹收到了法院判决短信,除了败诉之外,它们还被告知需要支付 1891800 元的诉讼费。无论在自然之友还是在 NGO 公益诉讼的历史上,这笔巨款都是第一次。

1

1 月 25 日这一天距离除夕夜太近了。张伯驹担心人们一心准备过年,没人会关心判决结果到底如何。

他的担心是多余的。结果公布后,几乎各家媒体都发了这条消息,虽然这些消息没有基于详尽的采访,但很多人都被这个结果惊到了:一个 NGO,要赔偿 189 万。诉讼费符合通常民事诉讼案件的计算方法,但法学者认为,同样可以视为对原告的惩戒。

至于败诉原因,常州市人民法院在长达 20 页的判决书里表示,污染确实有,但这几家化工厂有复杂的历史,它们最早可以溯源到二三十年代,之后几乎经历了所有形式的改制:国有企业的体制改革、重组和中外合资。这些公司辩护说,没人能说得清究竟谁应该为污染负责,证据不足。法院则认为,NGO 有这个责任,但他们并没有给出足够准确的说明。

另一个反驳的理由是,常州市当地政府部门在几年前从这些公司手里收回了土地,准备做商业开发。政府随即发现了严重污染,并着手治理。法院认为,污染已经得到了控制,土壤在逐步恢复。

为污染土地打官司的NGO败诉,事情只是189万元诉讼费那么简单吗?

图片来源:东方 IC

打赢官司的几位律师拒绝了《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的采访。其中一家博爱星律所抱歉地表示客户认为这是个不合适的时机。另一位重要的代理律师蔡学恩则在电话的那头大笑着说,《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提问中的用词“所谓正义的一方”很有意思。

包括张伯驹在内,没人对诉讼费有过预期。他们也用“惊”来形容当时的反应。

他们的搭档,一起作为原告提起诉讼的另一家环保 NGO 组织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绿发会),甚至有点儿仓皇。“判决不可理喻。”绿发会负责人周晋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绿发会随后发起了公开募捐,并向法院申请缓交诉讼费。

外界对于诉讼费的争议依然在发酵。人们探讨这个数字,到处都有斥责诉讼费大有问题的声音。但是张伯驹说,只关注“天价诉讼费”让他觉得有点儿“苦涩”。他也有点儿抱怨诉讼案件中的原告搭档,他们没能更稳重专业地对付意料外的局面,这会让人们连带着对自然之友也产生误解。这家机构长期以来给人“持之以恒、耐心”的形象,另一位同行评价说。他们对此非常看重,而人们往往对 NGO 抱有狂热分子的刻板印象让他们非常警惕。“我们不是非得回应公众的期待的。”张伯驹说。

2

自然之友认为法院的判决中有诸多不合理之处。“我们认为这个案件事实很清楚,理由也是比较充分的。”葛枫对《好奇心日报(www.qdaily.com)》说,她是自然之友的法务负责人。

常州市政府在几年前就开始代为治理这块土地的污染问题了,他们是环境的监管者,如今完全担起了改善环境的职责。但这反而惹恼了环保 NGO 们。自然之友强调说,这种说法具有干扰性,与之相比更重要的事实是,并不是政府使用化工液体污染了周围的土壤。他们找到了一条对应的法律依据,“责任由造成土壤污染的单位或个人承担”。这个明确的说法出自 2016 年 5 月颁布的《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

为污染土地打官司的NGO败诉,事情只是189万元诉讼费那么简单吗?

环保执法人员在进行环境质量采样监测。图片来自:常州市环境保护局微博

自然之友也不同意,由他们来证明各个公司分别在什么时间对周围的土壤造成了多大程度上的破坏;过去他们一直遵循的做法是, 在发起诉讼时只需要提供初步的证据,证明污染存在、且被指控的一方很可能就是污染的制造者。这个做法可以在最高法院发布的司法解释里找到依据。况且两年里,自然之友以这种方式向法院递交了不下 20 起环境公益诉讼申请,没有人曾经指出这其中存在疏漏。

葛枫说,他们在几次开庭中清楚地陈述了这些想法。另一位参与庭审的律师说,“法院在审理审查中更慎重谨慎”,最长的一次庭审时间超过了 8 小时。结果,这些想法在 1 月公布的判决书中无一得到认可。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2-2013 阿迪亚资讯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4181号 邮箱:888888@qq.com

手机:1885712713 24小时新闻热线:010-8888888 地址:惠州市河南岸国商大厦B-6-B

未经本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