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生活第一网!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 新闻热线:1885712713 | 订阅全年报纸仅需100元 !

广告投放 联系我们

阿迪亚资讯网-提供最劲爆的新闻资讯

热门关键词: as  xxx

20年后改判无罪 周远:出狱后基本没跟熟人打交道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2-17
摘要:47岁的周远背负近20年的罪名终于洗脱。 今天上午11时,新疆高院对周远故意伤害、强制猥亵妇女申诉案再审公开宣判。法院认为该案证据不足,改判周远无罪。 据媒体报道,1991年起,新疆伊宁市频发侵害女性的事件。犯罪嫌疑人趁女性熟睡时行凶,持利器刺伤女

  

  47岁的周远背负近20年的罪名终于洗脱。

  今天上午11时,新疆高院对周远故意伤害、强制猥亵妇女申诉案再审公开宣判。法院认为该案证据不足,改判周远无罪。

  据媒体报道,1991年起,新疆伊宁市频发侵害女性的事件。犯罪嫌疑人趁女性熟睡时行凶,持利器刺伤女性下体,警方多年未能破案,整座城市一度陷入恐慌。1997年5月16日凌晨,又一起类似案件发生后,时年27岁的周远在家中被警方带走,同年8月7日被逮捕,并被认定为故意伤害罪和流氓罪嫌犯。

  1998年8月30日,周远一审被判死缓。此后,该案经多次重审、再审,他被判处的刑罚从死缓改为无期、再到有期徒刑15年。2012年5月21日,周远刑满释放。

  2013年7月18日,最高法指令新疆高院复查此案。2016年11月18日,最高法作出再审决定书,指令新疆高院再审。

  为还儿子清白,70多岁的李碧贞奔波二十多年,坚持为儿子申诉,终于等来改判。今天上午,重案组37号记者对话了周远及其母亲李碧贞。

▲刑满释放后的周远,27岁被抓,出狱时已42岁。图片来自网络。

  “这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弯”

  重案组37号:今天什么时候到的法院?

  周远:上午10点多到的,律师、我同学、母亲、母亲单位的同事一起去的,有20来人,他们也想知道事情的结果。我穿了干净衣服,以黑色为主,十几天前买的,没有刻意准备,但穿上新衣服是最好的。

  重案组37号:路上有没有聊到案件结果?

  周远:跟这些人很多年没见,就闲聊了一些。案子本身倒是没谈,但大家都怀着一种好的期待,这个气氛是很明显的。

  重案组37号:当时想到会改判无罪吗?

  周远:只能说是预测,但我心里有些不好的想法,我没有信心,真的不相信。其实全部的人应该都知道不是我做的,但是就看(之前一次次判决),所以我就失去信心了。

  重案组37号:法院宣判无罪的时候,你是什么想法?

  周远:说实话我也紧张,就想快点儿出结果。结果出来后,我心里很高兴,很轻松,就是这样的。之后,审判长就跟我母亲和律师沟通国家赔偿的事情,我没有什么交流。我母亲在发牢骚,她心里有怨气。

  重案组37号:2012年你刑满释放,现在宣判无罪,这对你来说区别在哪?

  周远:区别很大的。刑满释放虽然说终于走出监狱,也很高兴,但心态很不正常,压抑得很。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就告诉自己,不见任何熟人,也基本没跟熟人打交道,因为感觉没法跟他们说清楚,这是绕不过去的一个弯。所以我打工时跟以前不认识的人说话,在他们之间比较放松。

  今天改判无罪就是两码事了,在宣判前大家就抱着一种好的期待,结果出来都很高兴,我觉得轻松了,真的很轻松。

▲11月30日上午,新疆高院改判周远无罪。受访者供图

  “追责的心情非常强烈”

  重案组37号: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周远:争取创业吧,摆脱过去的生活,也要改变现在的生活状况,挣些钱。新疆有草原,我想搞一些旅游、养牛,成不成还不知道,现在是有这个想法。

  重案组37号:你也提到过追责的问题。

  周远:是,追责的心情非常强烈,我真的咽不下这口气,特别希望能够追责,追究当年办案人员的责任。

  这个案件前期是被隐瞒下来的,霍勇(疑似该案真凶,已被执行死刑)被抓后,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了,他们知道这个案子有问题,但公诉机关就是要公诉。我经历他们的办案过程,非常痛恨在看守所呆了3年7个月,在监狱11年5个月。

  重案组37号:2012年5月刑满释放后,一号站平台www.jzhgjx.com,你的生活是怎样的?

  周远:我很快意识到要继续生活,不能给家庭增加负担,就去打工了。这5年以打工为主,大部分时间我都去比较偏远的地方,算是一些有点技术含量的活儿,但也不是很高,以出力为主,比如搞水管安装、天然气安装,也在建筑工地打工。

  申诉的事情主要是母亲在做,但并不代表我没有申诉的愿望,实际上我的愿望很强烈,但我也要生活,要挣钱。

  重案组37号:你之前说对再审结果和办案机关没有信心,现在呢?

  周远:就事论事的话,总算是得到平反,但冤假错案这一块我还是不乐观。庭审结果后,我也没有感谢审判长,说不上仇恨,也说不上感谢,这是他们的工作,这是他们应该做的。

▲11月30日上午,新疆高院改判周远无罪。受访者供图

  “终于不用在路上奔波了”

  重案组37号:法官宣判周远无罪时,你是什么心情?

  李碧贞(周远母亲):我高兴不起来。我的人生已经被打乱了,不可能恢复到过去了。别人都说,这件事情结束了,我就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了,将来过好每一天。如果没有这件事,我丈夫是不是还在,周远的儿子、我的孙子是不是已经上大学了,这些都回不去了。想到这些事,就不会像过去那么高兴了。

  案子改判了,我这个老太太终于不用在路上奔波了。仅此而已。

  重案组37号:之前想过会得到这个结果吗?

  李碧贞:别人说无罪的结果很有把握。2016年11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审决定书也说“证据不确实、不充分”。但我还是觉得没把握。在宣判之前,无罪还是镜子里面的东西。

  重案组37号:这个案子经过多次重审、再审,你认为为什么会拖这么长时间?

  李碧贞:我不说你可以想象到。打个比方,我做错的事情要让我去承认,我会愿意吗?

  重案组37号:伸冤二十多年,你觉得值得吗?

  李碧贞:值得一半。但是要完成另一半,你觉得可能吗?

  重案组37号:另一半是指?

  李碧贞:追责。

  “我一个人还是要走”

  重案组37号:最早什么时候开始伸冤?

  李碧贞:1997年5月17日我儿子被抓的那天就开始了。这些年一直走在申诉的路上。从来没有想放弃过。

  重案组37号:是什么在支撑着你?

  李碧贞:我觉得我儿子是冤枉的,我就要为他伸冤。你陷害我儿子,你就是假的。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这些年,我走到丈夫去世,我一个人还是要走。

  重案组37号:这些年,所有能想到的检察院、法院、政府部门都找过了?

  李碧贞:对。之前别人跟我说,要去法院门口下跪,求他们纠正。我说,他们把我儿子判错了,为什么要我去下跪。要下跪也应该是他们给我下跪、给我儿子下跪,那才是对的。真理只有一条。

  2011年12月,新疆高院再审宣判,无期改判成15年。法官跟律师说,让劝我不要上访了,没有意义。我当时就跟律师说,我儿子没有犯罪,不要说15年,就15天,15分钟都不行。我一定要给儿子伸冤。

  重案组37号:2012年5月21日,周远刑满释放,是否动摇你伸冤的决心?

责任编辑:

Copyright © 2012-2013 阿迪亚资讯网 版权所有 陕ICP备12004181号 邮箱:888888@qq.com

手机:1885712713 24小时新闻热线:010-8888888 地址:惠州市河南岸国商大厦B-6-B

未经本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